冯智灵保险网

百年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9月,国家医保局将出新政,有保险的都笑了!

9月,国家医保局将出新政,有保险的都笑了!

2019-06-19 15:49:53 分类:保险知识    

6月10日,国家卫健委远程医疗管理与培训中心、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主任卢清君透露:国家医保局将于今年9月出台关于互联网医疗相关项目的物价政策和医保政策。


为什么出台?


1、在医联体发展过程中,由于远程医疗费用没有进入医保报销目录,部分老百姓担心费用负担而未能享受到上级医院医生的远程医疗服务,既耽误了病情,同时病情加重的情况下反而会进一步加重医保资金压力。


2、由于远程医疗等互联网医疗服务没有确定的业务模式,物价部门无法核算成本和定价。现实中,有医院自行定价,“千人千样”,标准不一。也有医院因担心自行定价后被物价监管部门定义为“乱收费”,从而免费提供远程医疗服务,但这也会影响医务工作者参与的积极性。


3、早在去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就已提出,逐步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诊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图片来源:摄图网


出台后有什么作用?


卢清君表示,政策出台后,就会知道哪些项目由国家定价纳入医保,哪些定价是医院协议定价,哪些定价是市场决定的健康咨询定价。在此基础上,就能明确哪些属于基础医疗保险,哪些作为特需医疗纳入患者自费或者由商业保险支撑。


“所以国家医保局提出了新的概念 ,叫叠加式医疗保障计划,把基础医疗和特殊医疗结合起来,把社保和商业保险结合起来,有助于整个远程医疗产业化发展。”卢清君说。


为什么重视商保?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肿瘤医院研究员胡逸民说,中国每年癌症新发病例420万,保守计算实际就诊约210万左右,其中接受放疗的患者占70%左右,约130万人。实际上,每年接受治疗的患者仅为70万左右。


为什么不治?对于普通人来说,估计因为【钱】的占比最多!


以“治癌利刃”质子重离子技术来说,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日本、德国、瑞士、韩国等国家就已先后将该技术应用于临床治疗,经过70余年的发展已逐步趋于成熟。


如今,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开业4年的成绩单也显示:四年来医院共收治患者1945例,每年治疗量平均增长率达34%,覆盖40余种肿瘤病种,其中1871例患者已完成治疗出院,临床试验患者五年生存率达97.1%。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这些令人振奋的数据背后,是昂贵的治疗费用:院方称,患者在医院接受质子重离子放疗,根据肿瘤位置、大小的不同,将接受8-35次的放疗,按国际粒子治疗惯例,统称为“单一”疗程。根据院方已治疗的近2000例肿瘤患者的统计情况来看,平均住院治疗费用(包括质子重离子放疗费、住院费、检查费、护理费等)在31万元左右。


毋庸置疑,质子重离子放疗属于高端医疗服务,且国外的商业保险能够及时跟进。而且,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质子重离子诊疗模式的经济性,并将其纳入医保范畴。


但在我国,正像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李建伟所说,我国医保现在基本定位还是在低水平、广覆盖,纳入医保要慎重。


卢清君也认为,我们国家医保负担越来越重,而且对于一个高新技术来讲不符合基本医疗的特点,谈医保为时过早。“但这是商保的机会。”他强调,商保可作为医保的补充形式。


社保+商保,生活更美好!


6月9日,三湘都市报曾发布这样一个案例:《社保不够,商业保险来补充》:



41岁的胡先生于2009年投保了一份住院医疗保险,年缴保费330元;2013年1月又投保一份重大疾病保险,年缴保费4500元,保额97425万元;2014年再次投保另一份重疾险,保额8万元,年缴保费3520元。


2016年3月,胡先生在医院被诊断为舌腹高分化鳞癌,接到报案后,保险公司理赔人员前去探视慰问。2016年5月30日,胡先生正式提出理赔申请,公司为其办理微信理赔。


6月3日,理赔人员将17万余元的批单递交给胡先生,胡先生感激:“我原以为有社保就够了,没想到这次大病住院医疗费花了5万多,社保报销了2万多,商业保险赔了17万多,还是商业保险好。”


天府早报在《有了社保 还有必要买商业保险吗?》一文中也坦言:



相较于社保,商保最重要的作用在于可分担因意外和疾病带来的经济压力!


专家认为:我国的社会医疗保险体系是国家对个人医疗和养老的一种福利体现,其实是一种较低水平的基础保障。


首先从医疗上来讲,社保医疗报销有数额上的限制,‘下有门槛,上有封顶’,即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支付个人住院医疗费用设定有起付线和封顶线。社保只对起付标准以上、最高限额以下且符合报销范围的费用按比例支付。


其次是对报销范围的限制,绝大多数的新药、进口药、昂贵药物以及部分诊疗项目、医疗服务设施亦不在社会医疗保险所保障的范围之内。


在疾病期间发生的部分经常性费用,如营养费、护工费等同样无法计入。


或许,真的,正如2009年出版的《朱镕基答记者问》一书中所直言的那样:基本医疗保障只能是低水平的,“保”而不是“包”。“保”即有一个基本的保障,超出部分主要应通过商业保险解决。现在该是转变陈旧观念的时候了,应该明白,健康投资人人有责,不能再完全依靠社会,社会的进步要求我们积极参加商业保险。

相关资讯